首页 名人 正文

上官祖孙定诗律

时间:2018-08-03 16:54:18点击:60    来源:

上官婉儿.png

上官仪(608~664年),字游韶,祖籍陕县,生于江都(今江苏省仪征市)。隋大业十四年(618年),隋朝左翊卫大将军宇文化及在扬州发动叛乱,弑杀隋炀帝,其父上官弘为隋江都宫副监时,被宇文化及党羽陈棱所杀。仪被其父部下藏匿幸免,冒充为和尚,隐身寺院,潜心专攻文章修辞,博通经典。

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考中进士,年仅19岁,便成为唐朝宫廷侍臣,授职弘文馆直学士,后升为秘书郎,任过皇家图书馆校正图籍、教授生徒的直学士。唐太宗每做文章,必让其修阅,行宴邀其作陪,是太宗的御用文人之一。上官仪参与《晋书》修撰之后,转任起居郎。

高宗李治即位,封上官仪为秘书少监,高宗龙朔元年(661年)加封银青光禄大夫,后升为西台侍郎同东西台、弘文馆学士,官至三品。上官仪禀性刚直肯谏,主张废皇后武则天,并替高宗草拟废后诏书,因此同武则天结下怨仇。武则天专权后,褚遂良等元老大臣被杀、被贬,朝中公卿俯仰武后,而上官仪则刚正不阿,从而加剧矛盾。高宗麟德元年(664年),废太子梁王李忠谋反事泄,为武后侦知,对梁王党大加镇压。许敬宗上书奏称上官仪和梁王谋反有联系,武则天以此为由,将上官仪及其子上官庭芝同时处死。中宗李显即位时,才得平反,被追赠为中书令、秦州都督、楚国公,以国礼改葬。肖像列人凌烟阁,牌号是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兼弘文馆学士、楚国公。

上官仪长于南方寺院中,受南朝文化的熏陶和宫体诗影响,“文并绮艳”。他的诗多应制、奉和、应诏之作,歌功颂德,粉饰升平,形式上追求程式化。其词绮丽婉媚,适合宫廷需要,他的作品受到当时显贵达人的青睐,纷纷仿效,并称其诗作体例为“上官体”。他归纳六朝以来的对仗方法,提出“六对”、“八对”之说,对后世格律诗、联句的形成很有影响。上官仪的诗作有三十卷,已经失传。《全唐诗》收录其诗一卷。

上官仪的孙女上官婉儿(664~710年),唐代才女,祖父和父亲被害时出生。其母郑氏是大常少卿郑休远之姊,母女才免死,被充配皇宫内廷为奴。她天资聪颖,有文才,14岁时就崭露才华,下笔成章,填词对句,奉和应制,无所不能,被武则天所喜爱而留在身边,掌管诏命。从万岁通天(676~697年)以后,逐渐被委以重任,参与处理国家政务。

上官婉儿跟随武则天一生,对武则天有着复杂的情感。一方面她恨武则天,因祖父和父亲是武则天下狱致死的,婉儿自身也是两次差点被武则天所杀。一次是太子李节兵变,武则天在危急关头,把婉儿作了替罪羊,绑到玄武门楼上,险些送了性命;另一次是因制命不合武则天旨意,虽然最后保住了生命,但还是被施以“黥面”的酷刑。这些都在婉儿的心灵上留下了不能磨灭的印痕。但上官婉儿在宫廷复杂的环境里,自幼受娘的教诲,为人处事谨小慎微,能忍则忍,能受则受,她对祖父和父亲的陌生感也冲淡了她对武则天的敌意。婉儿清醒地认识到,上官家完了,但自己的一言一行又何尝不关系到郑氏家族的安危呢?婉儿通过刺探宫廷实况,不断地将危机情况告诉武则天,粉碎了一场政变,从此,上官婉儿深得武则天的信任。

唐中宗登极,上官婉儿被封为昭容(唐代皇宫女官名),专管草诏制命,深被信任。中宗君臣游宴频繁,赋诗唱和,婉儿经常代替中宗、皇后和长乐、安乐二公主作诗以赛群臣儒士,并让其评判裁决诗作优劣,奖励金爵。中宗曾在昆明池设宴,令群臣做诗,命婉儿选其中一首谱曲。她将沈俭期、宋之问的两首诗相比较,选中了宋之间的《奉和晦日幸昆明池应制》,评价是:落款两句“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象飞鸟迂崖奋翼直上,最有力量,较沈俭期为优,沈俭期也很佩服。

上官婉儿的诗对仗工整,遣词华丽,超过祖父上官仪创立的“上官体”,成为当时文人学习范文。朝廷内也趋之若骛,形成了朝野填曲做诗的风尚。对唐初诗律有一定影响。作为一名宫廷诗人,宫廷生活束缚了婉儿的思维,限制了她的艺术境界,她的一生多做的是应制、奉和和歌功颂德的诗词,这难免美中不足,给后人留下些遗憾。

宫廷生活也禁锢了婉儿的人生。她非常向往平民生活,每当夜深人静时,面对皇宫深墙,有一种惘怅和凄苦之感。《彩书怨》一诗就流露出她的心迹,诗曰:“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书中无别意,帷帐久离居”,但至死婉儿始终没能挣脱这种束缚。

上官婉儿一生恩怨分明,辅佐明主,为官清正,不为虎作张,出污泥而不染。唐景龙四年(710年)临淄王李隆基(后为玄宗)发动政变,起兵诛讨韦皇后及其党羽,上官婉儿被李隆基命与韦皇后一并处斩,上官婉儿被害时,年仅46岁,罪名是淫乱宫廷,同时被剥夺昭容尊号。景玄年间(710~711年)又追为昭容,益号惠文。

开元初年(713年),唐玄宗李隆基让宰相张说负责整理收集上官婉儿的诗文及其着述达二十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