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说 正文

兰昌宫传闻

时间:2018-08-02 17:04:10点击:73    来源:

宫前乡.png

陕县宫前乡宫前村,唐代以前叫朱家原。武则天执政期间,在村北高岗上修建避暑行官——兰昌宫,后称崎岫宫,宫前由此得名。

据《唐书》、《太平广记》记载,武则天的行宫旁还建有唐玄宗李隆基爱妃杨玉环的宫娥张云容之墓。张云容是唐代陕州民间技艺出众的女子,她天生丽质,苗条美丽,有一副圆润动听的歌喉,舞姿也优美动人。唐开元年间,唐明皇东巡时,在陕县菜园乡石门村西南的绣岭宫休息取乐,陕县尉崔成甫让民间百名歌女献舞,领舞的就是张云容,她一曲由民间曲调演变而来的霓裳羽衣歌舞,把唐玄宗陶醉得入迷,当场赠给一双金箍给云容戴在腕上作为奖赏,并让她随从杨贵妃长住绣岭宫。杨贵妃也赞不绝口,随赋诗一首赠云容:

罗袖动香香不已,

红蕖袅袅秋烟里。

轻云岭上乍摇风,

嫩柳池边初拂水。

云容一一谢过。可是日后云容整日在宫内,心焦如焚,度日如年,总想出外散心解闷。不料宫中皇律严明,不许越雷池半步,她像囚在笼中的孤鸟,没有自由可言。她想,广阔无际的天空没有我飞翔的去处,无边无垠的大地没有我落脚的所在。看到唐玄宗与杨玉环甜蜜的爱情时,春心波动,渴望自己如何能有一个甜蜜温馨幸福的家,但宫廷生活铁一般的戒规谁敢违禁!我的青春将消失在这小小的天地里,何况青春属于我只有一次。她从此闷闷不乐,愁肠百结,积忧成疾,芳容憔悴,以至卧床不起。

杨贵妃对她特别宠爱,看她如此悲哀,一边安慰她,一边请申天师为她治病。云容在宫内听说申天师有使人死而复生的灵丹妙药,就恳求天师给她一粒仙丹。天师说吃了我的药是会死去的,你这么年轻怎舍得去死呢?无奈云容意志坚决,但求一死渴望来生。天师怜悯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却过着孤独无聊的宫廷生活,替她惋惜,好花能开几日红,青春一去不复返呀!他禁不住云容的再三恳求,给她一粒“降雪丹”,并再三交待:“吃了此药,人虽死肉体不腐不化,但必须装在大楠木棺里,放入疏而透气的墓穴中,口含一块真玉,魂不荡空,魄不沉寂,百年之后遇生人精气,便复活再生”。云容服药后离开人世。贵妃很同情她,按照申天师的嘱托,命宫人陈玄前赴兰昌河(即宫前永昌河)畔武后行宫为张云容造墓,所有一切设施均按天师交代办理。

云容死后很久,到唐元和年间。在黄河之滨,陕州城对岸的平陆县,有个县尉叫薛昭,年轻有为,身强力壮,文武全才,待人讲义气。在他监管大牢期间,大义放走了一个在押要犯,违了官禁,被贬为庶民,流放海东。解差押送薛昭行至陕州境内崤陵大道中,在绣岭宫前碰见一老翁在田间劳作,老翁以前认识薛昭,现在薛昭遇难被押心里十分难过,即在道旁田头设酒宴为他钱行。他们饮至深夜,灌醉解差,放走薛昭,并送给薛昭一粒药丸,说:“此药可治病,又能使人绝处逢生”,指点他一直往前跑,前边道北有一林木茂盛之去处,可躲藏起来,还可得到一个貌美的女子。薛昭谢过老翁,急忙向东逃去。

月夜行,不知跑了多少路,薛昭来到兰昌宫(即武后行宫)外,趁月光但见周围山青水秀,林木葱葱,在古柏翠竹掩映下,一座青堂瓦舍的四合院出现在眼前。他看后边无人追赶,便越墙而入,躲入古殿西厢房内。解差酒醒,发现薛昭与老翁均不见踪影,急忙顺崤道向东追赶而去。

却说薛昭藏于大殿西厢房内,大约半夜三更时分,忽见有三位美貌女子从花荫深处翩翩而来,到台阶前围一石桌相对饮起酒来。为首的那位女子一边斟酒一边说:“今晚良辰美景,是好人出来相逢,是恶人躲去相避”。薛昭听得清楚,暗暗思忖,我躲难于此,莫非她们看见了?我是好人并非恶人,何不出来相见?便跳将出来,对三位女子深深一揖道:“昭虽不才,但愿好人属之”。三位女子见猛跳出个陌生人,

十分惊讶,遂间他是何人,到此何事,薛昭一五一干道出缘由。为首那位女子原是张云容的魂体,也将自己的身世讲给薛昭,并介绍另两位宫女都是在宫中被害之舞女,一个叫兰翘,一个叫凤台,均服有申天师的仙丹,和我同藏墓穴,朝夕相处,情同姐妹。

薛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申天师就是在绣岭宫前救他的那位老翁。这时四人兴高采烈,相对席地而坐,开怀畅饮。凤台击席而歌:

脸花不绽几含幽,

今夕阳春独换秋。

我守孤灯无白日,

寒云陇上更添愁。

歌毕,敬云容、薛昭酒。

兰翘击席而歌:

幽谷啼莺整羽翰,

犀沉玉冷自长叹。

月华不忍扃泉户,

露滴松枝一夜寒。

张云容听罢兴致勃发,跳起霓裳羽衣舞,边舞边歌:

韶光不见分成尘,

曾饵金丹忽有神。

不意薛生携旧律,

独开幽谷一枝春。

薛昭亦起身配舞和道:

误入宫垣漏网入,

月华静洗玉阶尘。

自疑飞到蓬莱顶,

琼艳三枝半夜春。

她们正饮得高兴,忽听村内金鸡高唱,兰翘、凤合飘然而去,云容引薛昭入室。但见室内灯烛莹莹,侍婢凝立,犹如贵族家舍,豪华美丽,薛昭好不舒心惬意。住数日,不分白天黑夜。云容笑对薛昭说:“我体已复苏,唯衣服腐朽破烂,不好见人,这是一双金箍,你拿陕州城换买些衣物来,让我换上方可出去”。薛昭面现难色道:“我是官府缉拿要犯,若被人发现,定被擒拿无疑”。云容道:“你且放心,我自有办法,你把我这条白绢带上,遇到危急时蒙在脸上,别人就看不见你”。

薛昭依言拿金箍换了衣物返回兰昌宫,于深夜到墓穴旁边,云容在门口笑脸相迎,身入慕穴说:“你启开棺,我会自动坐起来”。话音刚落,云容早不见了踪影。薛昭依嘱启开棺盖,只见云容慢慢睁开双眼复生,又慢慢自动坐了起来。薛昭高兴得心花怒放,手舞足蹈,笑得合不上嘴。

他回顾所见那帐幄,原是一个大墓冢。云容更换了衣服,恢复原貌,和薛昭饮酒同乐,说说笑笑,情投意合,遂拜为夫妻,携手同归金陵而去。

此传奇《唐书》《唐诗纪事》《太平广记》等均有所载,其事与《牡丹亭》剧中杜丽娘思春病死、柳梦梅启棺而佳人复生之情节惊人相似。拟为汤显祖写《邯郸梦》考察陕县时获此传奇而另着名剧,真乃张云容魂系《牡丹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