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 正文

陕州司马王建

时间:2018-05-09 08:46:10点击:68    来源:《三门峡日报》刘书芳

wangyw8570_b.jpg

    “笙歌惆怅欲为别,风景阑珊初过春。争得遣君诗不苦?黄河岸上白头人。”此为白居易《别陕州王司马》诗,这里所说的“陕州王司马”就是时任陕州司马的诗人王建。该诗是白居易到洛阳任职时路过陕州,在与王建告别时所作。


 王建生平

    王建(约公元767年至约公元830年),唐朝诗人,字仲初,颍川(今河南许昌)人,也有说三辅(今陕西西安附近)人。王建生于清贫之家,自幼聪明活泼,父母早逝。20岁左右时与张籍相识,一道从师求学,并开始写乐府诗。贞元十三年(公元797年),辞家从军,创作了一些以边塞战争和军旅生活为题材的诗篇。在“从军走马十三年”后,离开军队,寓居咸阳乡间,过着“终日忧衣食”的生活。46岁时,已是满头白发的王建才开始做官,初任昭应(今陕西临潼)丞,继为渭南尉。此后从宪宗晚年到穆宗、敬宗朝,他历任太府寺丞、太常丞、秘书丞,后任陕州司马,世称王司马,着有《王司马集》。


 赴任陕州

    王建大约在大和二年(公元828年)出任陕州司马。他爱结交朋友,在长安时,与张籍、韩愈、白居易、元稹、刘禹锡、杨巨源等均有往来。在他出任陕州司马时,张籍、白居易、刘禹锡、姚合等都作诗相送。从这些诗中可看出王建和他们的关系,也可从侧面看出王建在诗歌创作方面的态度和在当时诗坛的影响。

    张籍和王建早年相识,感情尤深,一起写乐府诗,世称“张王乐府”。得知王建要到陕州任职,张籍在离别时写下了诗篇《赠别王侍御赴任陕州司马》:“京城在处闲人少,唯共君行并马蹄。更和诗篇名最出,时倾杯酒户常齐。同趋阙下听钟漏,独向军前闻鼓鼙。今日春明门外别,更无因得到街西。”张籍与王建关系极好,还曾写诗《赠王建》:“自君去后交游少,东野亡来箧笥贫。赖有白头王建在,眼前犹见咏诗人。”

    白居易、刘禹锡和王建的关系也非常好。离别时白居易作诗《送陕州王司马建赴任》:“陕州司马去何如,养静资贫两有余。公事闲忙同少尹,料钱多少敌尚书。祗携美酒为行伴,唯作新诗趁下车。自有铁牛无咏者,料君投刃必应虚。”刘禹锡作《送王司马之陕州》:“暂辍清斋出太常,空携诗卷赴甘棠。府公既有朝中旧,司马应容酒后狂。案牍来时唯署字,风烟入兴便成章。两京大道多游客,每遇词人战一场。”很快,白居易到洛阳任职,正好路过陕州,与王建等人相见,作《别陕州王司马》。

    姚合老家是陕州的,看到朋友到老家任职,也作诗《寄陕州王司马》相送:“家寄秦城非本心,偶然头上有朝簪。自当台直无因醉,一别诗宗更懒吟。世事每将愁见扰,年光唯与老相侵。欲知居处堪长久,须向山中学煮金。”

    

乐府诗反映现实生活

    王建现存诗作五百来首,以乐府诗、宫词最为着名,其他抒情诗在当时也别具一格。

    今版《王建诗集》共收录其乐府诗两卷86首,加上绝句、古风中的乐府诗,在百首以上。当时,像这样大量写乐府诗的只有张籍和元稹、白居易、王建。王建一生多处于贫困状态,即使后期做了官,也沉沦下僚,因而有机会接触社会现实,写出大量的优秀诗篇。其诗反映田家、水夫、海人、蚕农、织妇等各方面劳动者的悲惨生活,题材广泛,生活气息浓厚,思想深刻,爱憎分明。如《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田家行》等,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生活状况,有些诗还对劳动妇女的悲惨境遇深表同情;《羽林行》《射虎行》等,揭露了君主荒淫、权豪凶横和藩镇混战等黑暗的社会现实;《古从军》《辽东行》《渡辽水》等,抨击了给广大人民带来灾难的开边战争,同时也谴责了边将的无能。此外,他还有一些作品描写了农村风俗和田园生活画面。

    王建的乐府诗,善于选择生活中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事件和环境加以艺术概括,集中而形象地反映现实,揭示矛盾。他很少在诗中发议论,而是运用比兴、白描、对比、映衬等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再现现实生活。王建善于通过人物自白刻画他们的心理状态,在新乐府诗中很有特色;或在结尾用重笔突出主题,戛然而止,用笔简洁峭拔,入木三分,语气含蓄,意在言外。如《水夫谣》写纤夫在官府强迫下牵引驿船的悲惨境况:“辛苦日多乐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鸟。逆风上水万斛重,前驿迢迢后淼淼。半夜缘堤雪和雨,受他驱遣还复去。夜寒衣湿披短蓑,臆穿足裂忍痛何!”王建的乐府诗写人物心理状态多含而不露,体裁大多是七言歌行,间亦变化为其他形式,篇幅较短,如《江南三台》为六言体:“扬州桥边小妇,长安市里商人。三年不得消息,各自拜鬼求神。”语言通俗明晰而凝练精悍,富有民歌谣谚的色彩。用韵平仄相间,往往隔二句或四句换韵,节奏短促,激越有力。这些特色,形成了王建乐府诗特有的艺术风格。


 宫词百首犹如风俗图画

    王建尤以宫词知名。他所作《宫词》百首,以白描见长,突破前人抒写宫怨的窠臼,广泛描绘宫禁中的宫阙楼台、早朝仪式、节日风光,君王的行乐游猎、歌伎乐工的歌舞弹唱,以及宫女的生活和各种宫禁琐事,犹如一幅幅风俗图画,是研究唐代宫廷生活的重要资料。欧阳修《六一诗话》曾指出它的内容“多言唐宫禁中事,皆史传小说所不载者”。诗中的描绘也栩栩如生,因而广为传播,为后人所模仿。魏庆之《诗人玉屑》引《唐王建宫词旧跋》说,后世“效此体者虽有数家,而建为之祖”。

    《宫词》第九十一首是一篇脍炙人口的小诗:“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诗一开始就给人展现出这样一幅画面:宫中,一个暮春的清晨,宫女徘徊于桃树下,看看“树头”,花朵越来越稀,“树底”则满地“残红”。这景象自然让她感到惆怅,于是一片一片拾掇起狼藉的花瓣,一边拾一边怨,怨东风的薄情,叹桃花的薄命……宫女的惜花恨风,只是自觉不自觉地移情于物,当然也隐含着对自身薄命的嗟伤。桃花结子是自然的、合理的,然而封建时代的宫女,连开花结子的桃花都不如,写“桃花贪结子”,就深深暗示出宫女难言的隐衷和痛苦。该诗从惜花恨风到羡花妒花,是诗情的转折。这一转折,使诗情发生跳跃,意境为之深化,写出了人物感情的个性,赋予形象以深度与厚度。同时,这一转折又合乎生活逻辑,过渡自然。桃花因“贪”结子而自愿凋谢,花谢并非“五更风”扫落之过,措词委婉地突出了桃花有结子的自由,也就是突出了宫女命运的大可怨恨。此诗正是这样生动形象地通过宫女的思想活动的景物化,深刻揭露了封建制度反人道的现实。


 佳作赏析

    提起王建,人们会想起他的《雨过山村》:“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庭中栀子花。”

    下雨天里有一两家的鸡在叫,竹林里小溪潺潺,木板桥歪歪斜斜。姑嫂相互叫着去浴蚕,院子里的栀子花正在开放却没有人看。小雨霏霏,几声鸡鸣,一两家农舍;修竹、清溪、村路、板桥,淡淡几笔便勾画出一幅优美静谧的山村风景。“妇姑相唤”,透着亲切,可以想见家庭邻里关系的和睦;夏日雨中,仍要“浴蚕去”,则可知农事的繁忙。雨中的山村,唯有桅子花悠然无事地独自“闲”在庭院里。一个“闲”字,烘托出庭院中一片幽静气氛。全诗处处扣住山村景象,从景写到人,从人写到境。作者写雨过山村所见情景,既富有诗情画意,又充满劳动生活气息。

    《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也为人们熟知:“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从古至今,中秋节是阖家欢聚的重要节日。就在这其乐融融之时,有人却只能独自悲凉。当王建面对中秋明月时,想到自己,想到好友杜郎中,想到天下所有离散的人家,他们和家人不得不天各一方,月愈圆,意愈伤;月更明,心更痛。前两句写景:“地白”突出了月光的明亮、皎洁;“树栖鸦”为“鸦栖树”的倒装,烘托了夜的静谧;“冷露”写人的感觉,突出秋夜的凉意;一个“湿”字,既突出了秋夜露水的浓重,又说明诗人伫立的时间长久;“桂花”是中秋的节物,暗指今夜是八月十五中秋节。诗人从视觉、听觉、感觉、嗅觉等角度,描摹出了一幅幽寂、凄凉的“中秋月夜图”。“秋思”即“愁思”,一语双关,既指离家在外的人对家的思念、向往,又指家人对游子的牵挂、期盼。“落”字堪称神笔,化无形的秋思为极具分量的重物,突出愁思深沉、浓重。结句一问,暗含对世事与人生的感喟,情意深曲,感人肺腑。

    王建最为人熟知的诗可能是他的《新嫁娘》:“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写的是一位新娘嫁到夫家的第三天,便要进厨房煮饭烧菜,由于不知婆婆的食性,就叫丈夫的妹妹先尝一尝。此诗把新嫁娘谨慎、小心、敏慧和勤劳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首两句平叙。古代习俗,女子出嫁后三日,应入厨作炊,俗称“过三朝”。“羹汤”,此泛指菜肴。“未谙姑食性”一句转折,谙,熟悉;姑,婆母;食性,口味。在封建大家庭中,婆母对新嫁娘来说是举足轻重的长辈,故在婆母面前,进退需倍加小心,而小姑正处于婆媳关系的中介地位,小姑当最熟悉婆婆品味、心理,也容易接近。“先遣小姑尝”一句使新嫁娘那种曲意承欢又机警聪敏的神情性格宛然如见。全诗无形容,无铺叙,寥寥二十字,直白道来,如反复咀嚼,自能得其佳妙。

    ……

    

 后记

    令人遗憾的是,王建在陕州时间很短,对于他之后的情况再也没有记载,也不知哪些诗是他在陕州时所作。既然人们最后用“陕州司马”作为他的代称,可以想见,陕州对于王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对于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来说,今天也许更应关注这位古代诗人。(刘书芳)